021-62373731

活动会议

Activities & Meetings

2010年 摇篮到摇篮, 未来设计范式

荷兰国家环境能源部城市可持续发展负责人大卫.杨.姚斯特拉先生在本次会议上为我们详细解读了“摇篮到摇篮”(Cradle to Cradle,C2C)的发展理念。“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已经很久了,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称之为‘生态效率’(Eco-efficiency)的阶段,低碳即是体现生态效率的层面,这个层面通过技术来实现。然而,我们提倡的发展方向是从生态效率上升到‘摇篮到摇篮’,这是政府的一个发展目标。”C2C是对“从摇篮到坟墓”思维方式的一种回应,是迈克尔.布朗嘉特先生和威廉.麦克唐纳先生在合作完成的著作《从摇篮到摇篮》中提出的;C2C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新视角:使地球比我们发现它时更加美好;C2C是一种工作方式:从产品设计着手考虑原材料的循环利用,以养分管理替代垃圾管理。C2C是一种乐观的理念:只要我们对环境贡献的比消耗的多,那么,这种发展就是良好可行的;C2C方案使生态与经济和谐发展,从而为全社会创造价值;C2C是对“罗马俱乐部”中的“增长极限论”此类预见的回应。

“摇篮到摇篮”的核心精神即“自然到自然”。“地球的资源是有限的,因此我们在使用产品的过程中,材料的质量不能被破坏,这样才能够顺利地进行材料循环。如果为了某种使用目的让材料质量恶化了,那么,循环也就终结了,材料也因此成了废物。实际上,能源并不构成问题,如太阳能,它所提供的能量是我们所需能量的3万倍,问题是我们如何利用。‘摇篮到摇篮’正是为了让世界更多样化,能源的利用也好,设计的产品也好,只要在原材料质量不降低的情况下,我们可以使用各种原材料生产出不同的产品,提供人们更多的选择,与此同时,也要创造新的价值。让杯子有净水的功能,让房子有呼吸的能力,这为我们的设计增值。‘摇篮到摇篮’理念改变了我们传统的设计思维方式,为设计师增加了一个新的考虑问题的方向。”

“我们平时在使用产品的时候,经常以降低产品的负面影响为目标,就是说,我们做的不坏,但也不够好,也就是这张图上的灰色曲线――生态效率线。但是现在,我们的目标是体现橙色曲线,即提升生态的有效性,增加额外价值。三年前有人跟我说,我们现在可以制造一种车, 让空气变得更好。这与我们平时所熟悉的低污染概念的车全然不同,低污染表示污染仍然存在,而让空气变得更好的概念显然高于前者,像空气过滤器一样的汽车才真正体现了产品价值的最大化。这也是‘摇篮到摇篮’高于‘低碳’之处。”

“‘材料管理’在C2C理念中尤为重要,材料的循环分为‘生物循环’和‘技术循环’两种。我们在生产时往往因为过于依赖技术导致材料在回收后再也无法回到初始状态,循环使用若使得材料越来越差,显然就违背了真正的循环目的。因此,通过‘生物循环’和‘技术循环’分离原材料,不仅不损耗原材料,并且使其品质有所提升, 这是‘材料管理’的重要内容。”

“人们最关心的是,荷兰是如何将‘摇篮到摇篮’ 理念付诸现实的?首先是选择有才智的人参与进来,对他们,不是给具体的例子,而是给他们灌输理念和原则,给他们空间去理解并实施。在项目的合作当中,他们必须一一告诉我们,如何体现从摇篮到摇篮的设计原则。政府官员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完全做到‘摇篮到摇篮’,我们只有一个指导原则,每一个行业有他们自己的方法,以‘摇篮到摇篮’为守则,去实行他们产品的生产和设计。这就像金字塔一样,塔尖是我们‘摇篮到摇篮’的最终目标,政府在最底层,中间的层面由企业去传达理念,树立企业文化,带动社会生产。如刚才提到的生态效率和生态有效性,政府在生态效率的控制上起更大的作用,而在有效性方面,企业应当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成为实行‘摇篮到摇篮’的最好保证。”

“摇篮到摇篮”的最终成效是产品价值的提升,以此来实现对自然的保护、自然的管理、自然的发展,最终与自然融合。

Tel:021-62373731
  • Add:上海市长宁区延安西路1882号东华大学三教18楼

  • Fax:021-62374989

  • P.C.:200051

  • E-mail:chinaead@163.com

Copyright © 2014 东华大学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