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62373731

新闻资讯

news & trends

     新民晚报:城市家具塑造城市气质

2019.05.16

2019年4月24日,新民晚报第3版“新民眼”栏目,刊登了名为《城市家具塑造城市气质》的评论文章,文中采访了“城市家具”概念的提出者鲍诗度教授,并再次明确了城市家具的具体含义:“城市,就是一个家,‘城市家具’就是放在城市客厅里的‘家具’——路灯、座椅、果皮箱、候车亭、指路指示牌、公共艺术等, 即传统意义上的城市公共设施,种类数量达四十种之多。”
随着中共中央及上海市政府对城市管理工作要求的不断提高,作为城市管理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城市家具设计规范也被提上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在鲍诗度教授看来,现有国家和行业标准中,涉及“城市家具”四十种设施的标准有五十多部,需要有系统性的设计、设置和管理标准。在城市建设和改造过程中,各类设施设置的数量和位置有待改善。
城市家具作为城市形象的符号,影响着城市的整体气质和精神面貌,也将成为人们城市生活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上海加强城市管理精细化“三年行动计划”大背景下,城市家具建设需要不断加强和完善,从城市宏观环境入手,落实到每一个街道每一处公共设施设计的合理性和美观性,让城市家具为城市的灵魂提升起到画龙点睛的一笔。

城市,就是一个家;街道,就是城市的客厅。城市家具是城市整体环境系统的一部分,是城市人与环境与社会的和谐象征,是展现城市品质的城市形象大使,代表一个城市真正的软实力。近日,在市委举行的季度工作会议上,市委书记李强指出,民生保障和城市管理要持续攻坚突破,其中就提到要持之以恒抓好“城市家具”设计规范等工作。

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深入推进城市执法体制改革 改进城市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第十八条中,“城市家具”被正式确立为中国城市建设管理的重要内容。作为国内“城市家具”领域的专家,东华大学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院长鲍诗度教授在2001年就开始从事“城市家具”研究,是研究“城市家具”方面的专家。

“‘城市家具’尚未在国家行业标准体系中提出明确的术语定义,与之相近的名称有‘道路附属设施’、‘市政公用设施’、‘公共设施’、‘环境设施’等,主要在道路交通与市政规划的体系中使用,而‘城市家具’涵盖所有城市公共空间的设施种类数量达四十种之多。”鲍诗度表示,此次“城市家具”设计规范被提上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将极大促进“城市家具”在上海城市建设中的作用。

在鲍诗度看来,现有国家和行业标准中,涉及“城市家具”四十种设施的标准有五十多部,需要有系统性的设计、设置和管理标准。在城市建设和改造过程中,各类设施的设置数量和位置有待改善。

“像道路交叉口人行道上,常见道路仅一个路口转弯半径内的各种杆体、箱体设施的数量高达十几种之多,各类设施布置密集、混乱,有的设置在道路中间、人行道过街位置处,影响和妨碍行人通行,加之盲道中断、错行、急转、未设置,以及铺装面高差、破损等问题,城市的无障碍设计水平不高,存在较多隐患,城市的基础服务设施建设和管理水平受到制约。”鲍诗度说。

“城市家具”就是放在城市客厅里的家具——路灯、座椅、果皮箱、候车亭、指路指示牌、公共艺术等等。在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副院长金江波教授看来,城市绝不仅仅是一个集纳人与物的容器,也是一个地区、一簇群体、一种文化的见证,正是这些深具内涵和底蕴的文化绵延,构成了一座城市最为核心的价值和意义。

芒福德(L.Mumford)在他的名著《城市发展史——起源、演变和前景》的开篇中曾说:“如果我们仅只研究集结在城墙范围以内的那些永久性建筑物,那么我们就没有涉及到城市的本质问题。”这些论断准确地揭示出城市所包含的复杂格局,提示人们透过城市的表象,去探究更深层次的城市文化结构。如果用比较直观的表述来形容这一结构,则可以使用“符号——记忆——认同——精神”这四个概念。在金江波看来,“城市家具”中许多元素,其实都是这座城市的“符号”,其被人们记忆、认同,并最终影响到这座城市的“精神”。

今年是上海加强城市管理精细化“三年行动计划”的第二年,架空线入地、合杆整治等工作将进一步推进,在此背景下提出抓好“城市家具”设计规范工作可谓正逢其时,通过充分考虑杆件与道路景观环境的协调性,对设计、实施各阶段的质量进行科学指导与把控。从考虑城市整体环境全局性入手,在全面综合管理下统筹城市公共设施,让服务更具合理性和科学性。

Tel:021-62373731
  • Add:上海市长宁区延安西路1882号东华大学三教18楼

  • Fax:021-62374989

  • P.C.:200051

  • E-mail:chinaead@163.com

Copyright © 2014 东华大学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